<ins id="lptbl"><menuitem id="lptbl"><form id="lptbl"></form></menuitem></ins>
<track id="lptbl"></track>

      <strike id="lptbl"></strike>

        <ins id="lptbl"><menuitem id="lptbl"><video id="lptbl"></video></menuitem></ins>
        <track id="lptbl"></track>
        <track id="lptbl"></track>

        注冊資本“認繳制”下的大坑,你還敢任性注冊資本100億嗎?

        “認繳制”下,雖然公司注冊資本的數額、股東認繳的出資額、出資方式和出資期限交由公司發(fā)起人自主約定,但投資人是要對繳納出資情況真實(shí)性、合法性負責的。

        按照修訂的《公司法》及相關(guān)條例,“注冊資本”的登記管理已經(jīng)從“實(shí)繳登記制”調整為“認繳登記制”,也就是說(shuō)注冊資本的實(shí)繳已經(jīng)沒(méi)有期限承諾限制,也沒(méi)有認繳最低限額,也不再需要《驗資報告》。因此,社會(huì )上出現了大量注冊資本巨大、實(shí)繳能力不足的公司,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很多朋友認為,在完全認繳制下“認繳不實(shí)繳”等于“認而不繳”、“可以不繳”。

        那么“認繳制”下,注冊資金就認而不繳了嗎?也無(wú)需擔責嗎?

        請看:上海法院首例認繳出資案判決,認清認繳的法律風(fēng)險!

        案件回顧
        注冊資本2000萬(wàn)的某投資公司,實(shí)繳出資400萬(wàn)。新《公司法》股份認繳制出臺后,增資到10個(gè)億。在簽訂近8000萬(wàn)元的合同后,面對到期債務(wù)突然減資到400萬(wàn)元,并更換了股東。債權人在首筆2000萬(wàn)元無(wú)法收取后,將該公司連同新、老股東一同告上法庭,要求投資公司與新老股東均承擔債務(wù)的連帶責任。2015年5月25日下午,普陀法院就該起認繳出資引發(fā)的糾紛作出了一審判決。

        裁判要旨
        認繳制下公司股東的出資義務(wù)只是暫緩繳納,而不是永久免除,在公司經(jīng)營(yíng)發(fā)生了重大變化時(shí),公司包括債權人可以要求公司股東繳納出資,以用于清償公司債務(wù)。

        法庭審理
        法官在審理該案后認為,被告投資公司作為目標公司股權的購買(mǎi)方,沒(méi)有按照合同約定支付股權價(jià)款構成了違約,應該以其全部財產(chǎn)對原告承擔責任。

        投資公司及其股東在明知公司對外負有債務(wù)的情況下,沒(méi)有按照法定的條件和程序進(jìn)行減資,該減資行為無(wú)效,投資公司的注冊資本應該恢復到減資以前的狀態(tài),即公司注冊資本仍然為10億元,公司股東為徐某和林某。

        在公司負有到期債務(wù)、公司財產(chǎn)不能清償債務(wù)的情況下,股東徐某和林某應該繳納承擔責任之后尚欠的債務(wù);如果公司完全不能清償債務(wù),則徐某和林某應該繳納相當于全部股權轉讓款的注冊資本,以清償原告債務(wù)。

        同時(shí),被告投資公司未履行法定程序和條件減少公司注冊資本,類(lèi)似于抽逃出資行為,公司債權人也可以要求徐某和林某對于公司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毛某在本案系爭股權轉讓協(xié)議簽訂之前已經(jīng)退出公司,不應該對其退出之后公司的行為承擔責任。由于減資行為被認定無(wú)效之后,應該恢復到減資行為以前的狀態(tài),因此被告接某不應認定為公司的股東,接某可以不承擔投資公司對原告所承擔的責任。

        2015年5月25日下午,普陀區法院就案件作出一審判決。某投資公司應該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國際貿易公司支付股權轉讓款2000萬(wàn)元;對投資公司不能清償的股權轉讓款,徐某和林某在未出資的本息范圍內履行出資義務(wù),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對“公司財產(chǎn)”的理解,不能僅僅限于公司現有的財產(chǎn)

        一般情況下,公司對外享有的債權也是公司的財產(chǎn)或者財產(chǎn)利益。在公司破產(chǎn)過(guò)程中,公司債權同樣是作為公司財產(chǎn)的組成部分,在執行過(guò)程中,被執行人對他人享有的債權,也可以成為執行標的。

        對于實(shí)行認繳制的公司來(lái)說(shuō),股東個(gè)人尚未繳納的注冊資本,與一般的債務(wù)并無(wú)區別,同樣可以看作是公司股東對公司所負的債務(wù)。從最高人民法院有關(guān)《公司法》的司法解釋來(lái)看,也可以得出公司債權人可以要求公司股東履行出資義務(wù)的結論。

        現行《公司法》及司法解釋中對于公司違背法定程序和條件減資未通知已知債權人的,具體應該如何承擔責任,沒(méi)有作出明確規定。但是,這并不妨礙法院根據案件的具體情形參照適用相關(guān)的法律及司法解釋。

        律師解讀

        《公司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以其認購的股份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由此可知,股東的責任范圍仍然是其認繳的全部資本。完全認繳制下的“認繳不實(shí)繳”不等于“可以不繳”。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4年2月頒布了《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二)》(以下簡(jiǎn)稱(chēng)“《公司法解釋二》”)、《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三)》(以下簡(jiǎn)稱(chēng)“《公司法解釋三》”),對如何在認繳資本制下保護債權人的利益做出了更為詳盡的安排。

        例如:《公司法解釋二》第二十二條規定:“公司解散時(shí),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均應作為清算財產(chǎn)。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包括到期應繳未繳的出資,以及依照公司法第二十六條和第八十條的規定分期繳納尚未屆滿(mǎn)繳納期限的出資。公司財產(chǎn)不足以清償債務(wù)時(shí),債權人主張未繳出資股東,以及公司設立時(shí)的其他股東或者發(fā)起人在未繳出資范圍內對公司債務(wù)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公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wù)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wù)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注冊資本認繳制下,可能是創(chuàng )業(yè)者遇到的第一個(gè)坑,看似簡(jiǎn)單實(shí)操復雜,采用“正確姿勢”十分重要。

        來(lái)源:法務(wù)之家、紅盾論壇
        閱讀:279次

        內資常見(jiàn)問(wèn)題相關(guān)內容推薦:

        五月天丁香六月欧美综合,国产成人亚洲系列毛片,激情综合图区,亚瑟国产精品一区二区